征鸿归处桃李缤纷

——参加兰州文理学院建校70周年庆典有感

发布者:70校庆发布时间:2020-10-29浏览次数:493


陈玉福


菊蕊绽香、雁阵排空,2020年的金秋如期而至。时间真是不经过啊!蓦然回首,已经是我来到兰州文理学院任教的第五个年头了。而我到校的这一天,又恰逢我们学校建校70周年。

印象中陇上大学的样子几乎都是差不多的容貌,包括我当年到北京定居之前任过教的兰州大学,兰州文理亦然。初次踏进校园,扑面而来的就是恢弘的教学楼群体,巍峨的建筑需要仰视才能尽观全貌,熙熙攘攘的学子来往川流,他们飞扬的笑脸与这所学校一样,跃动着浓浓的一种叫做青春的气息。这份朝气像极了麦田里秧苗拔节的自信,黄河滩上浪花拍岸的饱满,以及西北大地间绵延群山的沉稳,正是我半生客旅他乡却梦魂萦绕不曾相忘的熟悉的味道。

九月的金城天空盈净清澈,蓝得深邃通透,放眼两山苍翠毓秀,耳边黄河涛声日夜歌唱,这座崭新而又深沉的学府集山水之灵气、续薪火之传承,稳稳地屹立于黄河之滨、两山之间,为城市的烟火凡俗凭添了些许书香气息,也为陇原大地增加了文化的厚重、教育的兴盛,承载着一代又一代学子的梦想和园丁的汗水。

过街天桥那头是北校区,似乎秋天对这里都格外优容,花树纷繁、绿草如织依然定格于春深不知处,而腋下夹着书本、脚步从容不迫的师生们,显然是得到了黄河母亲的充分滋养,仅仅一墙之隔便与校外红尘中人群的形色仓皇迥然不同。这种感觉太过亲切,也太过明了,正是喧嚣里难得的清静,也只有在纯真的学府中才特别具有的恬淡惬意。能够让人沉醉其中通体舒泰,解开心防自由呼吸的地方,殊难一遇。

兰州文理位于金城东北部,雁滩的偏北地段。根据文史记载,这里曾经是黄河水流冲积而成的滩地,是城市之肺,三面环水、长满芦荻,每年大雁南迁和春来北归的长途迁徙过程中,经常选择在这里歇脚,长此以往便得名雁滩了。平沙落雁,想象一下就有空灵疏淡的雅致在里头,难怪能有如此得天独厚的一份宁静令人陶醉,更令人神往。

许是得了大雁的精神吧!学院校门的正前方广场上就置有大雁展翅腾空的雕塑,一飞冲天引吭高歌的劲头,诠释的是大雁志存高远、勇往直前的高洁品质,将不屈奋进阐述得生动丰满而又淋漓尽致。在很多书籍和文献中,人们都习惯于借大雁来寄托离思愁绪,总是人为地给它加诸了悲伤无奈的标签,可是却忽略了大雁还有的另一个别称——“征鸿”。征者,顾名思义就有沙场秋点兵的豪迈壮阔,而鸿之含义浩大高邈,领军者的霸气不容忽视。因此,在诸多的诗歌文章里,我最喜欢的就是那句“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总觉得,只有洒脱如李太白这样的胸襟,才能真正理解大雁“捡尽寒枝不肯栖”的高傲,和本自高洁却被曲解的无奈。

来到兰州文理,在看到大雁雕塑的第一眼,我便知道自己的心之所往终是找到了用来安放的地方。在这座雕塑前伫立良久,心神仿佛亦随征鸿展翅高飞,挣脱束缚搏击风流注定是充满险阻的,但这又何尝不是人生的另一种升华?我承认自己是一个喜欢挑战,并乐于踏平坎坷的人,平凡中的庸庸碌碌,与奋斗中的实至名归,我更倾向于后者。而这难道不是这方雕塑的含义?不是这所学府的终极理想?我窃以为,每一个不甘平庸的人生都应该具备大雁的精神品质。如果我的想法与之相契,那选择这里无疑便是正确的。

不存在侥幸!事实证明,我五年前从北京回来选择兰州文理的眼光绝然没有一丝轻率。五年来,文理学院犹如一支默默绽放幽香的百合,不经意间乍然吐蕊就艳惊四座令人侧目。她在展示自身风华的同时,一次次向我证明她的潜力巨大、未来可期,也向世人展露出独属于她的光彩,成为黄河之滨耀目的存在。

与那些百年名校不同,兰州文理几经变迁,砥砺至今的或许也有着岁月的沉淀,但更多的坚持却是因为几代文理人大雁一般的锐意进取和不懈奋斗。

选择了来这里不得不承认,其中有离家近一些的缘故,我甚至不用驾车,步行五十分钟就可以来回,还顺带锻炼了身体。但是,最终决定我要应聘为文理学院驻校专家的决定因素,还是源于学院的办学理念和人才培养目标。

在全省本科院校中,兰州文理的办学定位与专业设置独具特色,学校的人才培养目标很明确,必须是符合社会需求的应用型人才,重点打造适应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影视文学、文创艺术、旅游管理、新闻传媒专业集群。正是因为这所大学办学宗旨鲜明,应省委省政府建设文化大省、旅游强省建设的决心和策略,我才能有幸与兰州文理结缘,以一个作家、编剧的身份成为学校驻校专家,走进了“雁苑大讲堂”,光荣成为学校的一份子并为其贡献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

70岁,对于一个人而言已是黄昏暮年,但对于一所大学来说,却是风华正茂青春葱茏的黄金时代。经过一甲子又十年的沉淀,兰州文理具有了厚积薄发的蓬勃生命力,她张开热情的怀抱,接纳莘莘学子前来汲取学养,以知识为刀、德育为凿,雕琢了无数高素质人才,送他们走向人生第一个工作岗位,成为甘肃地方文化与丝绸之路文化的重要研究和传承传播平台,文化、旅游和相关产业融合发展的重要智库和科技创新服务中心,成为陇原大地上办学能力和教育实力同等且特立独行的高等学府。

兰州文理始建于1950年,她的前身是甘肃教育学院和甘肃联合大学,2013年经教育部批准,升格为本科院校并更名为兰州文理学院。同时确立了“将学校办成重在培养文化、旅游、传媒、艺术等文化人才的综合性大学”,实行“以文为主、多学科协调发展的专业建设思路,着力培养高等应用型、技术技能型人才”的办学宗旨,为我省文化、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人才保障和智力支撑。

校园东侧有一尊已故著名教育家辛安亭先生的雕像,他是兰州文理学院前身甘肃教育学院的第一任院长兼党委书记。这位先生也是首先确立“从当地实际出发办出学校特色,为地方经济建设服务”的教育理念,按照“系统学习、重点讲授,缺啥补啥,密切联系实际”的教学原则,将学院办得生机勃勃富有特色,为兰州文理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在兰州文理的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今天,兰州文理建校70周年,许多优秀的校友重回校园不免都要去瞻仰一下老校长的遗像,喟叹一番母校日新月异的变化,在记忆里装填进一份新的自豪和欢乐。他们中有的人同样选择了成为一名教师,是最能深刻理解校园情结的一个群体,也只有站在讲台上的人最能阐述诲人不倦是为了什么?“绿野堂开占物华,路人指道令公家。令公桃李满天下,何须堂前更种花。”传道,授业,解惑,这本就是职业赋予教师的使命,不是么?

得闲时节,每每徜徉校园总爱去的地方有三个,除了辛安亭先生的像前,和征鸿展翅处,剩下就是连接南北校区的过街天桥了。最喜爱的尤以霓虹初上时分,站在天桥上俯瞰金城夜景。说俯瞰许是有些不够高度,也不够深度,应该理解为欣赏更诗情画意一些。圆圆的月亮挂在山尖,低得仿佛触手可及,脚下的车潮如夜萤流光,比白日里多了一些迷幻温柔,宁馨的校园与不知疲倦的黄河,构成了金城的静与动、新生与久远、现实与未来,用诗意的语言讲述着薪火相传的故事。

走过许多地方,看过许多风景,金城夜景并不是最炫目的,但毫无疑问却是最不觉得生疏的;站过许多的讲台,教授过无数的学生,兰州文理并不是最突出的,但没有理由却是最感到亲切的。同饮一河水,共眼一片天,听得懂彼此方言,说不尽童年经历的,叫做老乡,而这份亲近无关身份、无关时光,忘年相交的唯有师生之间,唯有家乡的校园里才找得到。而这里叫做兰州文理学院,她满足了一只归鸿的所有期待。

走出半生,归来依旧少年。值得被纪念的不是年龄,而是心态。之于教师这个行业,很多人也许更愿意享受稳定和按部就班,但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个人最终的理想制高点,尤其是对于满怀梦想的人而言,永不止步才能抵挡一成不变导致的颓废,没有奋斗和不愿尝试挑战终究是不够圆满的人生。

荣耀的坐在建校70周年庆典现场,我欣喜于和这所学府同样年轻,更为庆幸还有一群心怀梦想、不畏艰险的同伴在身边,我们已经做好准备蓄力展翅,愿为春暖花开而再一次直面风雨。且看那一树桃李,满园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