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原桃李千株树 都在春风化雨中——深切怀念甘肃教育学院的创始人辛安亭先生

发布者:70校庆发布时间:2020-06-04浏览次数:926

王金寿

辛安亭先生是我国当代著名教育家、出版家、通俗读物作家,我国普通教材编写的开路人,新中国基础教育的奠基人。也是甘肃教育学院的创始人,是甘肃教育学院第一任党委书记、院长。是甘肃省教育学会第一任会长,甘肃省中学语文教学研究的奠基人之一。

我是1986年大学毕业分配到甘肃教育学院中文系教书至今的,是在辛老教育思想沐浴下成长起来的一位普通的语文工作者。1986年的甘肃教育学院,虽然已经复办8年了,但那时学校的办学条件、环境还是非常差的,一如先生当年初创之时一样,百废待兴,但是,大家的办学热情却很高。学科建设方面,从当时汉语言文学、数学教育、英语教育、化学教育、教育学等五个个本科专业,到九十年代,已经发展到物理教育、政治教育、体育教育、美术教育、音乐教育、历史教育、现代文秘、书法等几乎涵盖整个基础教育所有学科的本专科专业。甘肃教育管理干部培训中心、甘肃中学校长培训中心、甘肃省初中教师卫电培训办公室,甘肃省继续教育指导中心等也都设立在教育学院,承担全省教育管理干部培训、各类教师短期培训,以及中学师资合格证考试培训、卫星电视“三沟通”考试等任务,为甘肃省基础教育培养、培训了数以万计合格师资与教育管理者,为甘肃省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两基”攻坚目标实现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如,在1999年甘肃省教育厅首次选拔中学省级骨干教师的活动中,选拔的省级骨干教师毕业于教育学院的教师占到90%以上。各地县中学里教育学院的毕业生特受欢迎,因为他们能留得住、用得上,安心中学教育,很快都成长为学校的教学能手、骨干、带头人。同时,随着办学的深入,办学条件也得到极大改善。校舍由过去的平房,变成了大楼。教学实验设施等条件、教育科研、师资水平也不断提高。汉语言文学教育、化学教育、数学教育等专业的教学水平、师资力量不亚于同类本科院校水平,甘肃教育学院的声誉也在国内省级教育学院中位居前列。诸如程金城、孙绿江、王人恩、张淑敏、富康年、刘锡林、寇宗燕、薛昌兴、李欣、李晖、诸东涛、张军、李宝军、张克锋、马国俊等大批学术才俊与精英,都是从那个时代的甘肃教育学院走向全国,成为各学科领域的专家、名师。那个时期教育学院培养出来的学生中,成长为知名专家、学者、艺术家、作家、领导人物的更是不胜枚举。

成绩的取得,除了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遵循教育规律,和省上的支持外,关键是几代教育学院人团结奋斗,艰苦创业、无私奉献、拼搏向上的精神得来的,更是甘肃教育学院初创之时辛安亭先生确立的办学思想、办学精神、教育理论与实践春风化雨的结果。

我国当代著名书法家雪祁(马竞先)先生是创办教育学院时的副院长,他在纪念辛安亭先生的文章中这样回顾到:

安亭同志为人正直,待人宽厚。他光明磊落,能开诚布公地对待周围的群众。他不贪功,不推过,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善于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发挥每个人的才能和智慧,因而受到同志们的爱戴和尊敬。

安亭同志对待教师非常尊重。他对知识分子的心理、习性和特点,理解的最深刻,能发挥其所长,又能耐心地帮助克服其缺点,和他一起工作过的同志都说:在他领导下工作,心情舒畅。……

安亭同志重视基础教育,与此密切相关的是,他主张必须把师范教育办好。他说:师范教育是发展教育的关键。没有合格的教师,就培养不出高质量的学生。……安亭同志筹建的甘肃教育学院就是根据高等师范教育的特点和他的教育思想办起来的。他当时建院的指导思想是:要组织配备好一个健全的领导班子,形成一个坚强团结的战斗集体;要有一批既懂政治又懂业务的得力的中层领导骨干;要有一支教学水平较高的师资队伍;要充实适应现代化科学需要的教学设备和图书资料;要建立一支能为教学服务的后期队伍;要有一个能结合教育需要的生产劳动基地。(马竞先《人民教育的忠诚卫士——为纪念辛安亭同志逝世一周年》)

辛老的教育思想在复办后的甘肃教育学院得到了继承发扬,结出累累硕果。正如雪祁先生诗中称赞的那样:“陇原桃李千株树,都在春风化雨中。”诚哉斯言!

1962年甘肃教育学院成立的第一期语文进修班的学员,古浪县教师进修学校副校长、县政协委员朱芳华同志在《伐柯垂教育菁英——对辛安亭同志的回忆》一文中曾追忆到:

1210日举行开学典礼,主持典礼的正是辛安亭同志。以前我总以为一个省文教厅长大概是一位体格魁梧,身体微胖,很有点威风和气派的大首长。可是也没有想到站在我们面前主持典礼的辛老竟是一位身本不高,身体干瘦,连分头也没留文雅质朴的老人,很像一位普通的老教师。他以党委书记兼院长的身份说:“我今年58岁,我愿在这所学院工作十年!”这句话充分表现了他老当益壮、献身甘肃教育事业的意志和办好学院的信心,使我们很受鼓舞。从此以后,我们在教室、会议室、校园中经常看到他的身影,听到他的讲话和教诲。那时他常给学员作学术报告。由于他在文史方面的高深造诣和对中学语文教学的深入研究,他的每次报告都能结合实际,提出独到的见解,并引古论今,进行精辟透彻的分析、阐述,我们都听得津津有味。

……

当时学院初建,师资和其他人才缺乏。为了能正常开展教学和研究活动,他延揽了许多所谓历史上有问题和历次运动中“犯过错误”的有真才实学的人到学院任教或工作,对他们一视同仁,团结爱护。对他们的工作成绩和积极性给予充分肯定和鼓励。

在领导工作中,他很注重发扬民主,经常听取学员和教职工对学院各方面工作的意见建议,不断改进学院各项工作。他对待学员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如实回答学员提出的问题。由于这样,辛安亭同志在教职工和学员中威信很高。在他领导下六十年代初期,甘肃教育学院各方面的工作井井有条、蒸蒸日上。我们在那里学习,感到心情格外舒畅,精神振奋。时间不长,对学院就产生了很深的感情。

文章充满深情,追忆中凸显的是辛老的人格品质、教育思想、领导能力、关心热爱学院、学员和教职工的情怀,以及他“经历了不平凡的岁月更加高昂的革命意志。”同时,我们看到当时的甘肃教育学院学制为两年,学历教育与短期培训相结合。学院虽为初创,但一片生机盎然,蒸蒸日上,已在当时的甘肃高校中确立了自己不可或缺的重要席位。

1944年毕业于国民党中央大学文学院中文系的大才子马騄程先生,1951年回乡探亲,为当时甘肃省省长邓宝珊、文教厅厅长辛安亭劝留,先在兰州一中任教,62年甘肃教育学院成立了,遂受辛老之邀来学院中文系任教,成为甘肃教育学院先驱者之一。

马騄程先生当年在国民党中央大学读书期间,曾与著名学者汪辟疆主编《中国文学月刊》,并主编《国立中央大学概况》一书与《陇铎》杂志。毕业后留校任教。曾出版《中国诗人小传》一书(重庆文信书局),汪辟疆先生为之作序,极为推崇。抗日战争胜利后(19458月),调任国史馆编辑,主编《国史馆馆刊》。同时撰述《编修民国史义例及意见》,经当时立法院审议后,在《馆刊》上发表。当时马騄程先生还与汪辟疆、顾颉刚、郑鹤声、刘起钰等人一起,参与志传、编年两体史稿的编修工作。1947年他的著作经中央研究院历史研究所审查,评语优良,遂晋升为协修(副教授级)。正因为马騄程先生有过当年在国民党中央大学任教及著述的经历,他的历史肯定是“有问题”的。像这样名声显赫的人物,在当时那个政治环境中,人们是辟而远之的。而辛安亭先生顶着危险,将他引进甘肃教育学院,可见他对人才的重视与识才、重才、用才的眼光,胆识与胸襟。其实,当年教育学院中诸如段子美、方孝博、吴文翰、匡扶、南国农等一大批知名教师都是在这样的情境之下,为辛安亭先生赏识而引进的。甘肃教育学院撤销后,马騄程先生到西北师大工作,后来我有幸成为他的学生。他给我们教授“古典诗词创作”课,记得他讲《诗经》“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时那种陶醉的神态,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的神情,至今历历在目。青年时代的他就是蜚声诗坛的著名诗人,罗根泽、于右任等民国元老对他的诗多所揄扬。如1947年春他受邀与罗根泽、于右任等南京60多位诗人登临紫金山,揽胜唱和,即兴所赋的七律诗,夺得头筹。现兹录如下:

饿莩依然遍九州,逢辰作健岂忘忧。

开尊疑入承平世,索句还惊天地秋。

未忍一身闲处着,尽容万象座中收。

诸公自是调元手,谁遣斯民与祓愁!

在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元老们沉浸在赏春揽胜酣饮的欢乐中,然而时年27岁的他一片忧国忧民之心,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逢辰作健岂忘忧”,“谁遣斯民与祓愁”。当时,给我们上课时,他以自己的创作经验进行教学,我们收获颇丰。当我毕业分配到甘肃教育学院,临行与先生告别时,他听后非常高兴,殷殷鼓励、嘱咐之情,没齿难忘。马騄程先生在教育学院工作期间,心情格外舒畅,与辛安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1988年辛安亭先生逝世的噩耗传来,他失声痛苦,写下了著名的《悼辛安亭》诗。请看:

噩耗传西北,陇山雪满头。

寝客容我哭,衣钵为谁留?

著述宏三史,育才遍九州。

平生伤别离,何耐更番流。

诗在恸哭中,高度凝练总结了辛老“著述宏三史,育才遍九州”一生的成就。以“陇山雪满头”的凄冷情境表达他失去尊敬的先生之后内心痛苦与悲伤。感情真挚,情景交融。不但显现了诗人的才华,更见出了诗人对辛安亭先生的尊重与深厚的感情。

1966年,甘肃教育学院撤销,合并到甘肃师范大学。辛安亭先生后来在回顾这几年(1962-1966)的办学经历,在他的《自述诗·再来甘肃十五年》中这样写到:

教育学院五经春,工作顺利精神振。

领导放手交任务,干部积极来担承。

老弱青壮齐努力,团结一致共完成。

学院无端遭裁并,事业善始未善终。

作者自注:“当时强调精简学校,把教育学院并入甘肃师大。”

也许是教育学院的宿命,抑或是国家在已经设置了师范院校的情况下,单纯因为中学师资培训培养而设置教育学院构想本身所具有的“先前不足”,时过境迁,注定要在时代发展潮流中难于避免其被调整、被分离、被淡化的命运。20018月,复办23年正值“青年期”的甘肃教育学院再次将其教育职能划归西北师范大学(原甘肃师大),与原甘肃联合大学进行教育资源整合,建立新的甘肃联合大学。甘肃教育学院再次消失。如果说1966年的院校合并是因为政治因素所致,那么二十一世纪初甘肃教育学院的消失就是高等学校发展规律的必然结果。悲也喜也?幸哉哀哉?世间万物是无法逃离其本身自然规律的。看似或然,其实必然。

新的甘肃联合大学校址仍然在原甘肃教育学院,但办学定位、办学形试等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面临着高校改革发展的新浪潮、新形势,学校再一次被推向生死存亡、艰苦创业的零点上。新甘肃联合大学人没有退却,知难而进,埋头苦干。

当时学校由成人教育与普通教育同时存在,向以普通教育为主转变;由师范教育与非师范教育同时存在,向以非师范教育为主转变;由本科教育与专科教育同时存在,向以专科教育为主转变。主动适应我省经济结构调整和人才市场需求,以发展经济类、信息科学类学科专业和围绕第三产业学科专业为重点,全面进行学科专业整合,根据社会需要,以及加入WTO后我省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特点,与对管理与服务型人才的新需求,大力调整专业方向,筚路蓝缕,披荆斩棘,历经2007年的教育部高职教育办学水平合格评估,2012年的筹建本科,到20135月才迎来了曙光,兰州文理学院正式挂牌成立。

这所具有悠久历史的省属普通高校,在70年的办学实践中,学校的先师学者们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安贫乐道、自强不息,为教书育人的神圣使命,默默耕耘,奉献着自己的学识、智慧、青春乃至生命。2013年升本以来,学校紧盯区域文旅、传媒、艺术产业发展,以“文化+创意”“旅游+演艺”“旅游+金融”“旅游+设计”产业交叉融合发展为导向,重点建设文创艺术、旅游管理、新闻传媒三大专业集群。三大专业集群直接聚焦赋能服务区域文旅、传媒、艺术产业发展新业态,彰显出鲜明的学科发展优势和办学特色。辛老若泉下有知,也会欣然。

下面结合甘肃省中学语文教学研究实际,谈谈辛安亭先生的语文教育思想。

辛安亭先生57年的教育生涯中,23年的时间从事教材和通俗读物的编写、审定、规划和组织领导。从陕甘宁边区政府小学教科书编写、统一修订,到新中国成立后,他到人民教育出版社任副总编,编辑出版全国统一的《国文》教材(1950年之前,中学称“国文”,小学称“国语”。之后我国统一将课程名称改为“语文”),形成了辛安亭先生比较系统的语文教育思想。如“精讲精练”、“讲练结合”、“少而精”等。例如他的《改进语文教学,提高教学质量》一文中,将中小学语文作为一个整体来思考语文教学改革,而不割裂中小学语文体系,单方面就事论事;将语文教材的内容与课堂教学实际相结合,以提高教学质量为目标。具体阐述了中小学语文改革的目标:“小学一二年级以识字为重点,集中识字,两年识二千个字左右,为阅读和作文打下基础。”“从小学三年级起以至整个中学阶段要大量阅读,即增加语文教材中的课文,使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学习内容丰富、题材广泛、形式多样的各种文章,给学生丰富的精神食量,启发他们的心智,从而提高阅读和写作能力。”对语文课堂教学,他说:语文教师要明白“讲的性质、任务、目的,怎样讲,说的讲的方法。讲的目的是为了将来用不着讲,方法就要向这里努力。……要画龙点睛,讲最必须讲的。要启发、引导学生的学习自动性、积极性,在积极学习的过程中遇到困难,予以指点,帮助学生解决一些关键性的问题。”同时,他还提出语文课减轻学生负担的问题,提高教学质量的办法、以及语言教学与写作训练的科学化等问题。

辛老的语文教育思想,与叶圣陶等教育家们的思想一起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语文教学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正如西北师大教授、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专家吴春晫所说:“与50年代相比,60年代语文教学改革的成效更为显著。除了思想认识的提高而外,教学经验的积累更为为丰富,理论的研究也更为深入,它使我国现代语文教学的水平踏上了一个新的更高的台阶。学生的语文水平也因此得到大幅度提高,60年代中期毕业的几届中学生(被称为“老三届”)的语文水平较高已成为公认的事实。”(吴春晫《新时期语文教学改革文选》序文)

进入80年代,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中教法改革从60年代的以研究教师的“教”为中心,转移到以研究学生的“学”为中心。辛老“讲的目的是为了将来用不着讲”,“要启发、引导学生的学习自动性、积极性,在积极学习的过程中遇到困难,予以指点,帮助学生解决一些关键性的问题”等思想就是确立语文教学过程中学生是学习的主人的主体地位。于是,语文教学中的自读法、教读法、引读法、导读法、点拨教学法、引导教学法、学生自改作文教学法等一系列新的探索运用而生。发展至今天的合作探究、自主学习、独立学习、问题导向、开放性课堂等一系列旨在以学生为本,关注学生的全面发展等新课改理念。语文教学改革正以前所未有的气魄和力度迅猛前进,一派生机盎然之势。其累累硕果,正是对辛老语文教育思想在语文教学实践中继承创新的最好证明。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辛老所留之“丹心”如春风化雨般滋润着陇原大地,弥久愈新。我们要继承和发扬先生的思想,学习先生的高尚品质,“立德树人,励志笃行”,在新的时代做出无愧于人民的也无愧于先生的事业。


   作者简介

王金寿,兰州文理学院新闻传播学院党总支书记、副院长,教授,长期从事古典文学教学与研究,研究领域为中国古代文学传播、中国戏曲史、甘肃古代文学与文化。出版《中国古代文学传播概论》《甘肃古代文学作品选》等4部论著,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参加文化部大型项目《中华大典·文学典·隋唐五代文学分典》编撰工作。其中,中国古代文学传播研究具有开创意义,在国内外学术界占有一席之地。

现为2020年度国家艺术基金专家委员会初评评委,甘肃省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甘肃省轩辕文化研究会副理事长,甘肃省唐代文学学会常务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