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道桑榆晚 为霞尚满天 ——我与甘肃教育学院

发布者:70校庆发布时间:2020-05-12浏览次数:853

莫道桑榆晚 为霞尚满天

——我与甘肃教育学院

张克让

2020年新年伊始,兰州初雪放晴,空气清新,这天,学校要接我去参加迎新年离退休老干部、老教师座谈会,心里很是高兴。当我踏上南校区,看到一座现代化的高等学府矗立在眼前,美观大气的图书馆大楼,整齐洁净的校园,开阔的安亭广场,看到匆匆来去的学子们,那一张张洋溢着青春的脸庞,不禁感叹今非昔比,浮想联翩,我的心一下子被拉回到我曾经在这里工作的时光……

1991年初我从靖远师范学校调入原甘肃教育学院任副院长,至1997年退休。尽管只有六年的时间,但是这六年是甘肃教育学院从复办重建之初逐步发展壮大的六年,是奠定了一所复办学校基础建设的六年,是科研工作迈出新步伐的六年,是办学规模逐步扩大,稳定成人师范专业,扩大成人非师范专业的六年,是进一步加强学科建设,严格教学管理的六年,是坚持教育管理干部培训卓有成绩的六年,也是全校教职员工团结奋斗的六年。

一、办学环境发生重大变化

那是上世纪1991年开春,我由靖远师范调任甘肃教育学院任副院长,未来之前,就听别人说,这所学校因为复办于文革后的1978年,原来矿灯厂的旧址没有归还,国家急需培养人才,恢复高考,只能在原甘肃教育学院所属雁滩公社北面滩大队农场房舍的基础上修建临时校舍,更有打油诗来形容这里的环境:“晴天尘土飞扬,雨天遍地泥浆,几间破旧平房,还不如劳改农场”。当学校的吉普车一路颠簸,行进在尘土飞扬的雁滩河道上,一个下坡,急刹车后,车子便停在了一个铁门旁,要不是那个写着“甘肃教育学院”的校牌还有那么点生气,我真不敢想象这就是六十年代由全国知名教育家辛安亭先生创办的全省八大院校之一的甘肃教育学院?这就是我新上任的工作单位?两眼黄蒙蒙、土苍苍,映入眼帘的只有两排简易的红砖平房,这便是我们行政机关的办公用房。当时把我就近安排在离校门口很近的一间123平米的房子里,一个条桌,一张单人床,一个小皮箱,这就是我当时的全部家当。学校临近黄河,冬天比市内的温度要低上个几度,夏天又闷又热,温度可能又要高出几度,为了防蚊虫,后勤处给我支了个蚊帐,就这样我在黄河之滨、母亲河畔,开始了我在甘肃教育学院的工作生涯。上世纪九十年代教育学院的教职员工,白天坐校车进来,晚上坐校车回去,冬天没有暖气,生火用的煤炭,早上大家都在办公室门口砸碳、有的女同志还在头上顶一块毛巾。由于水质不好,有一段时间大家都是用塑料瓶从家里带水上班。据老师们反映,由于道路不平坑坑洼洼,出租车都不愿开进来。我看了当时学校的周边环境、道路状况的确不好。说心里话,当时这样的工作环境,真赶不上我们地、县中学或者师范学校的工作环境。每年新生进校我们都提着一颗心,学生们对学校的师资力量称赞有加,就是不满意学校周边环境。这个问题困扰了好多年,在几届班子的不懈努力下,终于得以解决,更令人高兴的是2010年南校区建成后,学校的占地面积、校舍、教室、体育操场、教学设备以及各学院的基础建设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二、办学规模、办学层次及教师队伍发生变化

首先我要说说办学规模和办学层次以及教师队伍的变化。原甘肃教育学院从1978年复办之初只招收了三届高考普通生,到后来学校以招收成人教师进修为主,举办校长及教育行政干部短训培养等任务。学校经历了培养模式的探索与发展,提出了成人教育与普通教育、学历教育与短期培训,师范教育与非师范教育、专科教育与本科教育同存并举。无论怎样,九十年代的教育学院的办学规模、办学层次、师资队伍、学科建设都无法和今天的兰州文理学院相比。上世纪九十年代学校的教师队伍的高级职称比例较低,在我的记忆中,有很多教学经验丰富的老教师,临近退休年龄,个人职称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我也曾为了他们多次前往相关单位协调沟通,帮助大家解决困难。近年来,随着国家相关政策的改革,随着学校的不断发展,特别是2013年升本后,学校主动服务文化大省的建设,聚焦文化传媒旅游艺术四大方向转型发展,正在逐步转型为一所服务甘肃文化大省,旅游强省建设,为区域文化,旅游及相关产业发展培养高素质应用型人才的高校。特别在文化、传媒、旅游和艺术四大方向已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彰显出明显的学科发展优势。原甘肃教育学院每年分来的师资,学历层次基本上都是本科学历,硕士也是凤毛麟角。如今学校师资队伍的学历层次中硕博占比较高,从学校的官网上欣喜的看到今年学校教师进入的基本条件是博士学位。高学历、高职称的师资队伍建设必将成为兰州文理学院“懂专业、能务实、善创新”的高素质复合型应用型人才,担当教学重任。

三、承担全省规模最大的师资学历培训考试

在我的任上,我有幸经历了一次重大的国家级培训考试任务,这就是全省初中教师卫电学历培训工作。记得是从19933月开始,甘肃省为落实教育部师范司“加快全国初中学历培训步伐,尽快提高初中教师的素质及学历达标”的工作任务,决定开展卫星电视教育、函授教育、自学考试“三沟通”培训工作,成立了甘肃省卫星电视教育学历培训办公室(办公室设在我校教务处)。全省14个地、州、市的教育行政部门同时成立培训办公室,在全省范围内建起省、地、县三级培训网络,以加强“三沟通”培训的组织管理及自学、收视、面授、辅导和考试等环节工作。甘肃教育学院及全省10所高等师范学校、教师进修学院直接参与“三沟通”培训工作,兰州大学、西北师范大学、西北民族学院、兰州商学学院、兰州师范专科学校、甘肃联合大学等高校的教师授聘,为各地学员辅导授课。

首轮“三沟通”培训从1993年开始,原甘肃教育学院为“三沟通”培训12个师范高等学校专科专业的主考院校,先后组织教师编写《甘肃古代文学作品选》《版画》《甘肃人文知识讲座》《甘肃文物考古知识》《学校体育游戏》《食品化学》《线性规划》《食用菌栽培》等8种地方教材,并承担全程考试的组织命题及考务工作。到1995年,共组织汉语言文学、政治、英语、数学、物理、化学、音乐、历史、体育、美术、地理、生物等12个专业的137门课程的考试工作。我校教务处承担了大量的开拓性、基础性工作,去临近的陕西教院取经学习,制定一系列的规章制度,考试制度,巡考制度。由于此项工作大都安排在暑期,培训辅导之后,对报名参加考试的学员在各地、州、市进行统一考试。到1997年底,在省教委的领导之下,在各级政府和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支持下,自学考试、电教、高等师范院校助学单位和相关部门发挥各自优势,通力合作顺利完成全省卫电学历培训任务。历时5年,共有18701名学员参加了12个专业137门课程的学习,修完师范高等专科专业全部课程,经过8次考试,13231名学员成绩合格,获得毕业证书。其中初中教师约10000人,占全省初中教师总数的20.8%。记得在准备颁发毕业证的过程中,我们选择了甘肃白银的一家针织厂的招待所,封闭管理,集中了全校几十位老师和工作人员,审核学生毕业成绩,填写毕业证,日以继夜的在毕业证上盖章,当时因为工作量大,人员轮休,公章不休,我们办公室负责公章的同志累得睡着了,但公章却还抱在怀里。

甘肃省初中教师卫星电试教育“三沟通”学历培训是甘肃省师资培训史上,在教师不脱离工作岗位的情况下开展的规模较大、人数较多、花钱较少,质量较好的培训形式,也是甘肃省师范教育培训史上规模最大、覆盖面最广的初中教师学历培训工作。通过这一培训,为我省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实现素质教育转轨,提高教育质量,提供了师资保证。任务结束后,机构撤销,我们把剩下的大量的设备、教材、经费都留给了学校,充实了学校的基础建设。这是一生中一段让我终生难忘的工作时光。

  四、我与涛声文学社团

我是1959年从西北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的,从事地方中学教育30余年,1982年出任靖远县第一中学副校长、校长后,无论行政管理岗位多么忙碌,我始终没有脱离教学与班主任工作。我的拙作《滋兰树蕙录——我和我的学生》,是我从事教育几十年中与学生相濡以沫的一些过往记录,以及一位教育者的心历路程,全书52个写实性的故事表述了我与学生之间那种和谐相处、平等相待、斫其不足,扬其所长的育人经历。也许本性如此,我就是喜欢和学生打交道,喜欢和学生们在一起。在靖远工作的32年中,毕业的学生不计其数,遍布祖国的四面八方,有些学生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创下了相当辉煌的业绩。调任甘肃教育学院后,我仍然保持着基层领导的实干精神,一直和教院来进修的学生们保持着着良好的相处往来。记得有一次,中文系的一名来自天水叫汪渺的学生来找我,说他和一群文学爱好者想成立一个文学社,办一份属于自己的报纸或者刊物,大家怎么都想不好如何给一个文学社团命名?我们在房间里讨论了很久,思来想去,我想学校依傍于母亲河畔,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这是省内任何一所高校无法共享,听着涛声,踏着晚阳,在黄河大堤上漫步,静静的夜晚,枕着黄河之声入眠——多美的意境,启用“涛声”这个名字再恰当不过了。几个同学一听兴奋极了,当即拍板“涛声”就这样诞生了!记得当时社长汪渺同学的发刊词写的极有深意:

穷有穷的操守,瘦有瘦的铜骨。

穷的只剩下骨头,就用骨头歌唱。

可以没有金钱,甚至爱情,但绝不能没有激情。

黄金美酒让别人去占有吧,我们只固守灵魂的家园。

不修饰、不媚俗、不逐潮,

写出民族心灵便是我们的追求。

文人要有慈悲之心肠,浩然之正气。

我们的笔为剑,行侠天下。

我们崇尚鲁迅那样的灵魂。

这样深刻、有激情,利剑般的发刊词在同学们中广为传诵,成为涛声人的精神激励和文学坚守。当时《涛声》一出刊,在校园里引起了极大反响,师生一致叫好,也引起了甘肃省文联的关注和支持。为了让《涛声》走出校园,我通过关系,为他们请来了《飞天》编辑部的著名诗人何来和李老乡,做专场诗歌讲座,开阔同学们的视野。后来《飞天》品牌栏目“大学生诗苑”集中刊发了《涛声》文学社的20多首诗作,引起了省内外广大读者的关注。《涛声》果然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以后扩大发展为“涛声文学艺术联合会”,在当时校园社团中是参社人数最多,发展最好、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大的一个文学社团,与兰州大学的五泉文学社、西北师大文联、西北民族大学文联并称为甘肃高校四大文联。汪渺同学毕业后不负众望,出手不凡,成为了一名成长在陇原大地上的职业作家。在《十月》《飞天》等刊发表诗歌散文近百篇()2007年第5期《十月》隆重推出他的代表作《雪梦》。另有《涛声》社团的不少同学走出校园后从事文字工作并有一定建树的毕业生遍布省内外,这是学校的骄傲,也是学校文学社团的功绩。同学们毕业后,《涛声》文学社的几位骨干同学只要出差总要来家看望我。《涛声》文学社第八届社长,现就职于天水市委扶贫办的席国平说,如果没有一个社团的存在,没有一个词语的牵引,没有一种精神的靠拢,这么多年关于大学生活、关于老师及学友的记忆只能是零碎的片段,不会如此清晰的映现在脑海里。

我一辈子以教师这个职业为荣,以一位教育工作者为荣。这一生与教育结缘,与学生结缘,与甘肃教育学院结缘是我这一辈子的荣幸,能够在雁苑这块热土之上,为甘肃教育学院辛勤工作,为老师及学生们做点力所能及的事,便是我这一辈子的幸福。

我今年八十有四,桑榆晚景中,热爱教育的一颗心还保持着温度,我经常想,如果兰州市北面滩400号一旦吹响集结号,我这个教育战线的老兵还会整装待发,继续贡献力量。

新的一年,新的目标,挥手送别2019年,殷殷企盼,拥抱灿烂的2020年!